文/冷影痴月

听《琴师》有感

旧曲为谁弹?乡音落玉弦。

情深难耐一曲云,窗外蝶影倾舞当时春。


哼起旧时语,流年谁能许?

翩鸿白影何处寻?宫闱泪眼迷断梦里魂。

 

     于甲午年正月二十七作

 

 

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