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金错刀

浮萍飞絮望眼生,廿岁音杳一枕梦。

雾里楼台夜雪度,江鲫跳鲤皆功名。

时来斑骓绿杨系,运去草莽落长城。

兹次阳雪梧州去,岭南不见燕歌行。

 

 

感谢金错刀通过微博私信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