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一瓣彗心

一点白鸥落浦沙,也近农家,也近渔家。

春将颜色傍篱笆,几簇红花,几簇黄花。

 

宿雨初晴树更斜,又躲泥洼,又躲枝桠。

迟来闲步走桑麻,景亦无瑕,人亦无暇。

 

 

感谢一瓣彗心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