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仇千月

流风又寞寞,

一载空悠悠。

后来有千日,

谁与共春秋?

 

 

感谢仇千月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