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夜沉烟村

不可说,朝暮已成惘然

月白梨花泣,梦醒惆怅后

惯得憔悴多少,一别改寄无期

所思如知愿回音,免使良辰罢

 

 

感谢夜沉烟村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