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零下十九度

大漠孤烟黄昏落

围栏阙下枯草垛

养的千军万马多

只为秋色之时把权夺


金戈铁马秋点兵

的马征战万将行

古来征战几人归

血色满地映


一人称帝万骨葬

白发送黑暮凄凉

挥剑怒吼霞光长

难写心中失将殇


筑的宫阙豪丈兮

长信宫里声叹息

一生布局生死棋

不负众将兮

空悲戚


一人之下万人上

几得轮回殇

 

 

感谢┏零↘19℃┫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