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年光逝也

  甲午夜初,燕新居,围坐而笑谈,有间,忽见窗外冥冥然,蒙蒙然,苍旻俱隐,星月不现,惟岸边灯火,依桥而列,叹曰:“雾不知所起!”遂游。

  是时,清风不语,流水无声,此盖天籁者乎?行至林中,枝桠交错,游丝扑面,恍不知所至,忽闻声起,有女歌月满西楼,寻声而走,为津所阻,见江上白雾飘零,仿佛似有人立。少,有抚笛倚歌而和者,其声如飘絮,辗转风中,不知所止,而遍乎四方,如游丝,轻扑人面,欲得其踪,已环乎宇内。遂小立,廓然忘机,似长空之鸟,任运自由,如秋水之鱼,倏忽无迹。

  少顷风起,而歌不见减,声不见弱,遂当风抗袖而歌曰:“闻仙踪兮思佳人,披清风兮至瑶津,轻云几度兮怅对秋水,月满西楼兮空自悲吟。”遥闻江上有女和曰:“慕思君兮愁难降,暗抚曲兮诉衷肠,仰鸿雁兮天一方,安得借彼羽翼兮共翱翔!”歌毕,风停声止,杳然不现,俄而雾散,静水流深,岸草凄凄。

 

作于甲午正月初七

 

 

感谢年光逝也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