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仇千月

西风吹尽斜阳,剩天凉,

月逝云深雨落凭添伤。

 

烛灯摇,长夜漫,泪几行,

此生无奈徒恨是无常。

 

 

感谢仇千月的投稿 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文发表于 原创古诗词平台-五蕴斋

官方网站:https://wuyunzhai.com/

微信订阅请关注:wuyunzhai

新浪微博:@五蕴斋诗词乐坊

QQ交流群:1461615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