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冷影痴月

早阳一尺凝纤眸,此时此景人难留。

半眨已偏西,空枝寒鹊依。

惺闻扬琴骨,戏说闹五鼠。

人语两三撮,卧闻炊烟火。

 

   于癸巳年腊月二十一作

 

 

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