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非魚山房

离酒方酣扶醉归,泠然燈处扣柴扉。

莫愁晓漏催明月,已盡晨光带露微。

自古涼秋多異客,天涯何處不相依。

經年舊地說新聚,正是乡园笋蕨肥。

 

 

感谢非魚山房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