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BarryHero

夜风雪掩了宝刀,光摇处听得狼嚎。

想故乡迢迢,恨不与小眷共老。

凄凉身骨横道,泪下时候,不由人心灼肠焦!

叹一声,北风来卷,行一步,一饮呼啸。

妖祸汴梁,纵恶子那贼姓高。

孤旅沧州,远京都此仇难报!

倒不如,梁山落草,作寇行盗。

万苦千恨,都付长矛。

 

 

感谢BarryHero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