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一瓣彗心

春去秋来冬又残,光阴醉卧酒阑干。

当年枕上花颜镜,老去双亲两鬓斑。

 

家若在,暖身寒,我今执笔劝心宽。

人生滋味应如是,苦到头来转作甘。

 

 

感谢一瓣彗心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