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冷影痴月

乱世茶语心如禅,春花秋月亦安然。

菱镜铅华松,流砂半指空。

紫檀小轩窗,朱帘对景伤。

潋滟流光浅,悠然何能免?

 

   于癸巳年十月十四作

 

 

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