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子非鱼

谁将今秋月,照临肌骨寒。

毫光分雁路,清凛落雕盘。

幽咽陇西水,萧条青海湾。

祁连三万里,越处是家山。


 

感谢子非鱼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