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仓巴

把酒谁与共,对饮东风,

夜雨登楼望苍穹。

梦里梦外身异同,无解是梦。

 

旧梦又新梦,来去匆匆。

无语相对泪眼空。

可怜转身去,尽皆悲情。

 

 

感谢仓巴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