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萧凉

耕书十五载,歌酒一生痴。

捏碎笔墨纸砚,抛洒旧年时。

沉沉步尽逆旅,慌忙最是归去,肯教栖寒枝。

无言也醉客,吾乃何人斯?

 

时放浪,时发梦,时筑诗。

楼内楼外,潦倒糊涂无人知。

不解云云典故,不解如晦风雨,不解佳人期。

镜中忽看去,红尘一屌丝。

 

 

感谢萧凉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