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BarryHero

云聚残红,月隐仙宫,

远鸿低窗檐角。

女儿闺里风月遥,

心意冷,懒问鹊桥。

 

雨窗微寒,薄纱轻透。

情人何处迢迢?

两情若是久长时,

更惜取,暮暮朝朝。

 

 

感谢BarryHero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