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冷影痴月

听戏言,又唱一年秋风。

乞巧夜、无名伤心,风来萧萧沁琼肌。

那一折、浅字深描,殊不知、一纸情分。

琴笙醉眉,箜篌付心,莫将闲梦暗心期。

伴弦歌,惜言戏言,风韵何人拟。

风乍起,淡月谢酒,轻旋醉吟。

 

倚朱阑,伊清玉瘦,向人愁凝冷依依。

衣袂缈、一帘清幽,点香墨、纨扇题词。

朗星清风,枫摇影动,怎教往事随玉溪。

纵忘记,不知何以,几多留今夕?

人情薄,怎能更忆,而后东篱!

 

     于癸巳年七月初六作

 

 

感谢冷影痴月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