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BarryHero

从今后二字怕见,瞥一眼心肝儿勾连。

酱醋油糖,肝肠撒遍。

其中滋味与谁言,寺中牟尼?观里神仙?

恨涟涟,啐一声冤家心太坚。

千般恩爱,万般缱绻,转眼儿云外,天边,不见!

五百年风流孽缘将你欠,今世憔悴身子愁病多添。

似这般有心人千千万万,全做了相思絮万万千千,叫人疯癫。

暮雨西川,柳丝风片,到黄昏,滴滴点点。

 

 

感谢BarryHero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