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芻邑子

依稀那时,

无言别后尽折花。

骊歌唱罢,

往昔成刹那。

 

而今秋至,

忽而又逢他。

物是也,

人已非昨,

相顾竟无话!

 

 

感谢芻邑子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