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一瓣彗心

花深静眠夜,一枕轻寒。

回忆未减痴缠。

纤云淡掩小山远,仙人高挂凉蟾。

盈盈整衣袖,笑约席中影,共倚栏杆。

凝思恁久,欲真时、往事千端。

 

人世几曾风浪,猜有梦无言,因是情烦。

心暖能融多少,残冰冷露,回首潸然。

寸心半点,料从来、易走难还。

问吾何如此,垂眸却道:只为心安。

 

 

感谢一瓣彗心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