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BarryHero

君不见,君不见!

一出长安去,戎马复踏震河川。

横绳遒勒向风嘶,将军催语声浩澜。

群关度越八千里,一扫匈奴作笑谈。

朔气方结金鳞甲,炽酒又并塞上寒。

肚暖壶悬迷失路,乱蓬衰草鬓边沾。

纵泪劝别家乡子,梦里胜训忽频传。

穷虏尽枭首,策勋登凌烟。

何当双云翼,使我早飞还。

君不见,风来梦醒三更鼓,云散雁鸣两重山。

 

 

感谢BarryHero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