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BarryHero

玉碗琥珀酒,人间正三秋。

何日揽明月,入我西边楼。

奈何月遥遥,长使心烦忧。

而今有神技,造我飞天舟。

乘舟抵广寒,踏步阶上游。

姮女正施黛,双鬓蛾眉脩。

窈窕下冰床,玉兔憨逐袖。

执手眼迷离,低语信咽喉。

君不见,千年日转无时休。

君不见,三十圆缺夜夜愁。

何必上月来,立此大荒球。

东升围炉困,西落冰室囚。

寒宫无酒肉,何物可相酬?

妾更槁木身,戚戚莫敢留。

常悔少年时,贪色灵药偷。

回恨佳期无,永别似水柔。

君不见,是人皆望天上去。

不知神仙有恨亦白头。

 

 

感谢BarryHero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