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一瓣彗心

江龙又追塞雁,算人生暗渡。

向竹父、寻问花溪,解道佳境深处。

有飞絮、沾衣欲坠,无缘便是一时物。

不伤心、留也徒劳,勉强何苦。

 

燕若相思,怎懂蜜语,点滴织入谱。

正如我、拾翠颗颗,巧言翻作愁赋。

记当时、琼楼顾影,叹一个、春消人故。

对银屏,高举瑶卮,见杯如晤。

 

清风酹酒,似怕回肠,往昔尽作土。

敛杏眼、为君拂泪,寸寸真心,落地成灰,化为香雾。

从今只许,听风听雨,窗前闲挂云边月,伴榆槐、看晚霞鸥鹭。

几番损满,终归墨澹痕平,纸间尚少凄楚。

 

回头陌路,草色天涯,梦浅轻裾舞。

望曙色、多囚山涧,渺渺前程,更在何方,更何时伫。

娇花易老,年年新蕊,独怜枝杪空瘦减,叶迷离、吹下多情树。

相逢应是温存,却又消得,几多冷露。

 

 

感谢一瓣彗心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