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陈墨

夜雨摇窗换徵弦,悒悒萧索作何眠。

谁藏冬雪长归去,又揽春风占秋千。

人渐远,是非缘。

前程陌路笑流年。

西风瘦马无限远,忘饮失魂梦不圆。

 

 

感谢陈墨的投稿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