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伏绫

桃花十里,越愁浅浅,

勾画容颜念远。

忘记了眉,忘记了眼,

不忘淌淌眼波流转。

柔睫下掩了你的情淡淡,

脂颊遮不住绯红涟涟。

纵是独守千年,自为冰棺,

也借着你的暖。

东水滟滟,西山霰霰,

坐楼烟,明烛天南。

柳打的翠绵,夕藏的暮剪。

怪不得皎月今圆,

琴声依旧,

缘不断,

丝更乱。


 

感谢伏绫的投稿 🙂